2014年3月11日 星期二

山中無甲子,寒盡不知年


永本老師墨寶
 有時候會看到在FB上,大家所分享的道場景觀與活動照片,有的充滿法喜與精進,但也有某些呈現出愈來愈富麗堂皇乃至於世俗風味濃厚,心中不免起了毛骨悚然的感覺!是我太保守了嗎?我想到了來果禪師所開示的兩篇文章:

戒貪

 參禪人、頓修戒定慧、即滅貪嗔痴、並不離參、而另去除貪等習。真道心人、身邊褂褲無換的、口中日食無餘的。襪子無底、鞋子無跟、袍子補上加補、帽子破了又破、遠觀即乞丐者、近看是參禪人、此人是僧中寶、是人中尊。若能淡薄其身、堅固其志、還要一身到老、無改變、無中止、只進無懈、只空無有。誠於事無心、於理無心、真道人心也。
 近有學道者、好蒲團、毛邊子,望過復留心再看;竹心板、光滑的,擦過復認真再拭,竹墊子可做枕頭,棕蒲團可當床睡。鉢盂一個嫌醜,戒牒一張嫌薄。眼若明珠,可帶眼鏡;圓領圍頸,又掛毛巾。黃鞋最喜泰州,牙粉莫若上海,滿身屎做,蓋之以香,滿臉生毛,有鬍即光,如此貪身之美,誰識糞成?果能看破肉形,捨而不顧,斯大丈夫也。
 真有心於道之人,有禪可參之士,明知我心屢受塵染,致有身形,今既披緇,豈敢再隨身轉?否則牛胎馬腹,億萬斯年,地獄天堂,長期迷縛,出期之日,恐在驢年。趕急捨去迷身傢具,好蒲團送人,竹塾枕蠲去,鉢盂、戒牒爲掛單之具,好醜再不願聞。眼鏡、毛巾,即速送俗人;牙粉、香皂。快埋糞窖。汗身臭而不聞,破落僧而不顧,黃履褂褲,黑色能穿,脫離俗習,剪去浮華。自此以後,除其貪種,根莖何生?一肩破爛衣單,閱者當稱道者;兩腳奔歸蘭若,首執讚若菩薩。禪堂住下,回憶當初,即臉酸牙露曰:今日得到今天,是我安身立命。當頭一劈,貪鬼死亡,回頭做個好人,世稱有道之士,何樂而不爲乎!?

愛淡薄

 參禪人,身心萬不可浮華,不可驕泰,不可我慢。類如食則二粥一飯,衣則任冷任寒。儒教君子食無求飽,居無求安。古人云:飽暖思淫欲,饑寒發道心。有道禪人,除衣鉢外,只有薄被單、破褂褲、心板、便鏟、蒲團,安居蘭若也好,行腳參方也好,總之多一物多一心,少一物少一念。能少到一物不存,一心不生,是真法器,是真道人!
 近有初淺禪人,三壇戒已將求,一付鉢而到手,辦高肩担子,必多方美貌;弄好背架子,亦貯多物器。間有好牙刷、雪花膏,身口香透、拗蒲團。又帶香煙、持佛珠、加唱小調。袍子之黑、小褂之白、動人愛染。黑有污點、白有汗斑、即日新又新。走路則四望鄰人、打坐則一心靜睡。早茶小點、日爲常課;攀緣接待。時有所聞。出家如是胡混一生、大好光陰一錯再錯。道緣再善、真空大空、一日閻王界尺一拍、正看有道者、直上青天;無道者、深埋地府。閻王雖惡、難收無過之人;胆大驚人、何畏冥途路上?是知浮華者、驕泰者、我慢者、全被一個淡薄禪人、拚命逃出、任是美滿一生、莫如淡薄一世、望各思之!
 有云:山中無甲子,寒盡不知年」,此原本是出於古典文學名著《西遊記》第一回,但後來也引申出許多含意。在印隆的想法,是用功到都忘了時間,那會還記得時麼俗世間的節慶慶典呢?
用功!
斌宗上人師公所書寫給師父的法偈
《無事可量》
南臺靜坐一爐香,終日凝然萬慮忘; 不是息心去妄想,都緣無事可商量。 守安禪師
想要透過靜坐,把心靜下來,往往適得其反。何不思惟:心為何動盪不安?有何罣礙不平?
心攀外緣,妄起不靜,於境上生心,則貪瞋癡一併而起。如能似香煙裊裊,不住一處,時時無心,隨風而逝,自可凝然一心,萬緣放下,故言「南臺靜坐一爐香,終日凝然萬慮忘。」
然而妄本從真出,故無須除妄求真,只要不執一切,妄念自然止息。世間人事紛爭,皆是緣生緣滅,實無一法可得,悟此「緣起性空」之真諦,則無事可求,無心可得,故說:「不是息心去妄想,都緣無事可商量。」
不要去創造障礙,來折騰自己;不要去想像事情,來折磨內心。只要明白,所有的罣礙,都由妄想而出,您便能體悟到,無門禪師所說:「若無閒事掛心頭,便是人間好時節。」

2013年10月25日 星期五